最新文章

又是痛风的一天

突然又想吃螃蟹了,直接搜的鲜活海蟹结果收到后发现就是船冻的,钳子和脚是那种常见的橡皮筋绑着的感觉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,一天就到北京了五斤包邮,36/斤比市场上的45~55/斤便宜,冻的就冻的吧,最后出锅后基本和鲜活的肉质上没吃出啥区别,突然感 […]

迫于无奈,写了一个 SSR 批量测速的工具

通常在科学上网中需要几十上百个节点中挑选一个合适的节点,我的话只凭地点选择节点,比如香港,台湾,日本,但这些节点也只是低延迟,说不定带宽还是小水管,经常挂代理后,访问网页/视频,节点特别带宽小,然后又重复选择新的节点,重复几次特别的恼火,然 […]